主页 > 社会 > 正文

​半程马拉松何以成为“伴程”马拉松?问题症结或在三件事

2024-04-17 21:27 来源:秀佬网 点击:

半程马拉松何以成为“伴程”马拉松?问题症结或在三件事

4 月 14 日,北京半程马拉松赛的终点线前出现了争议一幕:领先的三位外籍选手集体减速,为中国名将、杭州亚运会马拉松冠军何杰 " 让道 ",甚至还有选手做出了挥手的动作。最终,何杰率先完成冲刺,三名外籍选手集体撞线,并列第二名。

" 缺乏体育精神 "" 冠军内定 "" 对手放水 " ……以上一幕引发外界广泛质疑。

半程马拉松何以成了 " 伴程 " 马拉松?舆论的质疑合情合理,因为终点线前的 " 谦让 " 实在过于明显,给人的观感太过奇葩,就连进行直播解说的主持人都掩饰不住尴尬。主办方回应称,将对事件进行调查。在调查结果出炉之前,我们不妨根据现有信息进行一些合理的推测——

首先,选手身份和 " 配速员 " 身份的区别被模糊了。商业马拉松赛事中,找被俗称为 " 兔子 " 的配速员进行带跑、帮助破风、控制节奏,可以说是行业惯例,并无争议。何杰今年 3 月下旬刚在无锡成为首位进入 "206" 大关的中国选手,同样得益于 " 兔子 "。但区别在于,在比赛中," 兔子 " 大多会戴上特殊标识,以便和正式参赛的选手区分。在无锡比赛时,三位外籍选手夺得了比赛的前三名,何杰则是作为中国选手中的第一名领奖(赛事第四名)。

到了北京半马,选手和 " 兔子 " 的身份被混淆了。三位外籍选手干着 " 兔子 " 的工作,还兼着正式比赛选手的身份。如果他们明确身份为 " 配速员 " 而非参赛选手,那么他们在终点线前的 " 谦让 " 或许就不会引来如此大的争议;而如果以参赛选手的身份来要求他们,那么他们在终点线前主动减速的做法,毫无疑问违背了公平竞赛的体育精神。

其次,赞助商权利和义务可能存在失衡。在目前的争议中,赞助商成为了无法回避的焦点之一:一方面,该场比赛终点线前的四名选手,都签约了同一家赞助商;另一方面,赛前一天,另一位颇具实力的中国马拉松高手贾俄仁加向组委会投诉称,自己的参赛资格被取消,主办方随后在声明中给出的解释是,该名选手一来没有中签,二来也没有通过赞助商的报名——原因是他签约了赞助商的竞品。

这一做法的确可能合乎规则和流程,但无论中签还是关于 " 竞品 " 的定义,都存在着一定的可操作和诠释的空间。而且,结合终点前的争议事件,很难不让公众产生合理的联想:赞助商是否有过度主张权利之嫌?

诚然,赞助商出的是真金白银,它们的利益需要保护,但同样要看到的是,北京半程马拉松是一项有着 10 万人报名、2 万人参赛的庞大赛事。对于这样涉及可观的公共资源使用的赛事,赞助商同样有义务保障比赛的含金量,优秀选手仅仅因为签约赞助商的 " 竞品 " 就间接导致无缘参赛,是否在客观上降低了赛事的含金量和竞争水平呢?而且,如果类似的操作成为惯例,是否会出现不同赞助商的赛事各自 " 画地为牢 ",进一步阻碍优秀选手的同场竞技?

最后,对于竞技成绩和公平竞赛的价值排序,也可能存在失当。

配速本身的确是一种科学的手段,对于何杰而言,配速有助于这位中国马拉松的领军人物提升成绩,中国选手能够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完成从 "207" 到 "206" 的突破," 兔子 " 功不可没;赞助商对中国马拉松的持续投入和激励,同样值得赞许。但是,公共赛事和商业赛事,与封闭的训练赛、内部赛有所不同,它还必须顾及观众朴素的观感和要求,比赛的透明公正、选手全情投入、赛况的精彩激烈,既是观众的合理要求,也是构成赛事品牌形象的必要标准。竞技成绩和名次固然重要,但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不应以损害赛事、选手利益为代价。这次争议发生之后,不但使一项世界田联标牌赛事卷入舆论漩涡,就连加冕的何杰,口碑也连带受到了不小的负面影响——即便他本人在这项赛事上已经竭尽全力,并没有多少可以指摘之处。

作为最受办赛者青睐的城市群众体育赛事之一,马拉松的办赛量一直居高不下,但在管理上问题不少。去年国内就有多起马拉松赛事出现争议,还出现了大连马拉松赛上,中国选手在冲刺阶段被引导车挡住去路导致丢冠的闹剧。中国田径协会也为此发布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全国路跑赛事竞赛组织工作。

面对目前的争议,无论是主办方还是赞助商,都有必要进行更详尽的调查来回应舆论的疑问和不满。这既是对公众负责,也是对赛事品牌乃至整个城市马拉松项目在中国的发展负责。

文|赵亮晨